无人驾驶汽车给盲人带来希望汽车制造商在车上吗

2020-05-21 10:36:10

2012年,盲人史蒂夫·马汉(Steve Mahan)爬上一辆自动驾驶汽车的驾驶座,来到一家塔可钟(Taco Bell)的免下车餐厅,这段视频在网上的点击量超过了800万次。

这篇由谷歌制作的文章捕捉到了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改变视障人士生活的潜力。

马汉说:“这是我七年来第一次坐在方向盘后面,感觉棒极了。”

自动驾驶汽车的倡导者说,除了帮助残疾人,这种汽车还能让人们在驾驶时做其他事情,并通过消除人为错误使道路更安全。

但六年后谷歌的病毒视频,国家倡导130万盲人中估计美国人担心这个行业并没有考虑到他们的需求的设计新技术,他们说一个错误将使汽车更贵,更难访问。

“尽管我们在谈话和演讲中被认为是这项技术的明显受益者,但如果系统无法访问,这将只是一种剥削,”美国盲人协会杰尼根研究所(Jernigan Institute)执行主任安尼尔·刘易斯(Anil Lewis)说。

“我们展示的不是塔可钟(Taco Bell),而是一个盲人独立驾驶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在上班的路上把孩子送到学校,或者在路上去星巴克(Starbucks)的路上停下来,怎么样?”

这些担忧催生了汽车行业以外的新研究,即开发数据和软件,以确保在自动驾驶汽车普及时,盲人的需求得到满足。

在佛罗里达大学的一项研究中,盲人使用的实验性软件可以很容易地安装在汽车和人们的手机上。

最近,在佛罗里达州中部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莎伦·范·埃滕(Sharon Van Etten)小心翼翼地坐在一辆SUV的后座上,开始对着面前的电脑屏幕讲话。

“你想去哪里?”电脑的声音回答道。

范·埃滕是法定盲人,他喊了一声“凯马特”,然后车就开得飞快,电脑的声音在他们沿街滑行的过程中不断响起,“左边是中央基督教教堂”,还有其他地标。当司机把车开到商店门口时,那个声音告诉范·埃滕应该从哪边出去,并提到了她在汽车和商店入口之间会遇到的一些障碍。

佛罗里达大学的研究员朱利安·布林克利开发了这个程序,他把它命名为“阿特拉斯”。通过与奥卡拉的佛罗里达盲人中心(Florida Center for the Blind)合作,他从范·埃滕(Van Etten)等用户那里收集数据,利用这些数据,他正在研究盲人使用自动驾驶汽车的具体需求,并利用他的软件解决问题。

“如果我是一个视觉受损的人,我没有能力从视觉上验证我是否在合适的位置,我怎么知道它不会把我送到某个地方?”布林克利表示。“就自动驾驶汽车而言,希望通过一些研究,可达性将被推到前沿。”

布林克利无法使用自动驾驶汽车,因此只能使用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研究人员在一辆经过特殊配置的传统汽车上开发的程序。参与者在看似自动驾驶的车辆中与车辆控制软件进行交互,隐藏在隔墙后面的车辆驾驶员使用软件的指令将车辆开到正确的地方。参与者不知道是人类司机在控制。

麻省理工学院、德克萨斯a&m大学和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也在研究盲人和其他残疾人的无人驾驶车辆的可达性问题。

在近10年前成立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Waymo,高管们表示,视障员工为设计和研究做出了贡献。虽然目前还没有针对盲人的系统,但该公司表示,他们正在开发一款移动应用、盲文标签和音频提示。

通用汽车Cruise AV group、日产北美公司(Nissan North America Inc.)和丰田研究所(Toyota Research Institute)的发言人都说,这些公司致力于普及无障碍服务,但没有进一步置评。

因这段YouTube视频而出名的马汉至今仍是Waymo的顾问,他说自己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自动驾驶汽车不是为盲人设计的;我们是这项技术的受益者之一,”65岁的他在加州圣何塞的家中说。“他们正在努力。我不推。他们让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所以我在耐心等待。”

自动驾驶汽车行业分析师说,随着设计师们弄清楚用户将如何与汽车互动,残疾人的需求正在讨论之中,但也有许多相互竞争的需求。

底特律Navigant Research公司的分析师山姆?阿伯萨米德(Sam Abuelsamid)说,“他们正在试图找出与这些车辆互动的方式,并就这些车辆的功能建立一种信任感。”“但现在,我不知道是否有人知道所有的答案。”

与此同时,盲人权益倡导人士已经转向佛罗里达的布林克利和其他研究人员,以推动发展。

回到奥卡拉,当阿特拉斯的声音对她说话时,辛扎沙的农民紧张地咯咯笑了起来。

41岁的布林克利很想参加她的研究,这样她有一天就可以不用依靠别人开车了。

她笑着说:“这是我的目标之一,我不知道我如何才能实现它——但那辆车可能会做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