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技术新基建储能高纪凡曹仁贤李振国刘汉元等光伏领袖共话产业发展新阶段

2020-08-10 09:22:10

8月7日,2020国际太阳能光伏与智慧能源(上海)论坛在上海浦东嘉里大酒店正式拉开帷幕。今年是SNEC举行的第十四年,十四年来光伏产业历经风雨,几经浮沉,仍然焕发出蓬勃的生机与活力。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SNEC之约有所延迟,但在谈及疫情对于光伏行业的影响时,与会嘉宾普遍认为危中有机,疫情对光伏的积极作用大于限制,全球性疫情实际增加了国际市场对于我国光伏产品的需求。

天合光能董事长兼总经理高纪凡在开幕致辞中表示,作为全球光伏领军者,中国光伏任重道远,各光伏企业应当坚持四个“不断”为全世界向无碳能源转型做出领军者的贡献,即:不断推动技术创新;不断提升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不断提高企业全球化管理水平;不断提高数字化、智能化的应用。

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表示,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逐步迈入负利率时代,相关政策利率和存准率下调,光伏发电的经济性与市场竞争力越来越强,光伏行业告别补贴、平价爆发,需求全球共振,装机规模最终必将再攀新高。在能源转型变革的路上,光伏发电必然沿着从“平价上网”,到“低价上网”,再到清洁替代的轨迹,一路向前,为守护蓝天、碧水、净土贡献力量。

自“531”后,“光伏+储能”的发展模式备受行业看好,在今年的论坛上,各位业内大佬也同样对“光伏+储能”模式的未来发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朱共山表示,光伏+储能是必不可少的标准配置和中坚力量。在大数据、在大型储能、5G基站的储能、数据中心的储能应用中,光伏占了最佳的地位,未来五年,中国光伏+储能很有可能实现每年2000到4000亿美元的出口创汇能力。

隆基创始人兼总裁李振国表示,光伏+储能是人类未来终极能源解决方案,同时也是应对气候问题的有力武器。今年的储能成本是10年前的三分之一,未来可能根本不需要10年就能做到2毛钱以下。随着光伏成本的逐步下降,储能技术的日趋成熟,光伏承担起修复地球的责任。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孝信则提到,我国能源转型进程中的新一代电力系统的关键技术,氢能是我们未来主要的能源之一。他表示,光伏电价在3毛钱以下时,制氢成本和天然气制氢差不多,当光伏电价为0.34元/kWh时制氢成本为每立方米2块钱,天然气也是2块钱。所以太阳能光伏制氢是非常非常有前景的。

在下午的全球绿色能源领袖对话环节,以石定寰、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天合光能常务副总裁曹博、华为智能光伏业务总裁陈国光等为代表的10位光伏大咖在李俊峰主任的主持下就光伏技术发展潜力、技术进步与成本下降关系等话题做了精彩发言。

微信图片_20200808163740.jpg

首先,从效率、成本、数字化三方面对光伏技术进行了讨论。

钟宝申认为,光伏技术的进步主要聚焦于效率和成本。他认为,短期来看,25%效率的太阳能电池量产技术在两年内会出现;成本方面,继续降本的速度会变慢。但随着电池效率的提高,系统的成本还会降低,所以未来太阳能技术的成本降低主要依靠于效率的提高。长期来看,电池效率达到25%之后,整个行业还将保持一定的速度继续提升效率,量产的效率达到26%是值得期待的。而随着技术的成熟和产业的升级,光伏发电市场正在从政策驱动向市场驱动转换。光伏在技术上和产能规模上具备了用环保能源发展经济的条件,将会对经济发展产生正向作用,能够降低能源成本和环境成本,最终对社会发展起到助推作用。

刘汉元指出,过去10年光伏组件、电池片环节成本下降了90%到95%,未来三年光伏系统成本有可能还要降30%左右,但在电池技术升级过程中,单体材料价格可能会触底反弹,这就需要在综合成本中依靠效率进一步提高去抵消反弹成本。而如果想要进一步支撑平价时代到来,还需要进一步提升光伏发电和传统能源性价比的优势。

曹博则表示,下一次效率提升和成本下降应该会更快的超出我们的预期,因为现阶段设备、原材料都已实现国产化,大家可以实时进行技术探讨;此外产业链的协同发展也会使度电成本的下降超出大家的预期,整体上光伏产业是欣欣向荣的。

协鑫集成董事长兼总裁罗鑫认为,光伏行业过去重点关注电池、组件的效率,目前更重要的应该是整个系统的效率。他认为整个光伏系统的数字化和系统的智能运营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因此,企业在提升本身产品的同时,也应该关注系统效率的提升。

曹仁贤表示,转换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降低关键在于如何实现低成本创新,光伏一直在追求低成本的创新,电池效率的提升是关键点。

华为智能光伏业务总裁陈国光认为,站在整个光伏系统解决方案的角度而言,需要把更多的数字化、智能化技术以及人工的技术运用到整个系统里面去,从而进一步提升整个系统的发电量,以及降低整个系统运维的成本。这是未来实现光伏度电成本不断降低的重要路径。

石定寰指出,光伏重要关键技术与主攻方向需要国家率先规划、骨干企业领头组织;光伏技术创新是系统工程,目前我国光伏产业还有很多薄弱环节待解决;此外,谈技术进步的同时不要忽略基础研究。要产学研想结合。

上能电气总裁段育鹤表示,逆变器过去做兵器,现在做兵法,要研究组件企业的产品。我们从逆变器的角度来看组件的变化,跟踪支架的变化,包括我们原来也是最早把这个相变,集成一体化。

尚德集团总裁唐骏表示,“我们认为HJT是下一步最主流的参考技术,但其对组件成本、系统成本、发电成本的影响度到底有多大,这个还值得商榷的。”

谈及光伏由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在技术方面还需要哪些突破的话题时,杜邦光伏及氟材料事业部全球总裁汪伟汪伟、江苏固德威副总裁方刚均发表了看法。

汪伟表示,过去光伏行业是高速发展,未来将是高质量发展,所有的下游光伏企业投资商需要转变一个概念,即从更多的关注价格转为关注质量,质量是光伏行业未来生存的最根本基础。

固德威方刚则直言:“技术角度,目前逆变器存在的一些不确定因素,主要取决于逆变器内部的半导体器件在短期内可能受制于国外,特别是中美贸易发展进程、国内半导体器件发展速度等,都会间接的让我们感觉到不确定因素的存在。随着近几年国内半导体业的快速发展,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好的契机,用我们电力电子人的智慧尽快的实现光伏逆变器的国产化,解决根技术、卡脖子的点,这个是我们未来技术比较着力的一个点。”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